三地消协表示

2020-11-11 09:07

其次,从成本上来说,电信企业确实存在网络建设成本、运营成本和网间结算等成本。我国各地网络建设和运营成本存在差异,如果盲目在全国范围内取消“两费”,会造成高额网络建设成本和运营成本被不公平地分摊。但现实中,用户实现漫游功能的同时,电信运营企业投入了一次性的网络建设成本,这类固定成本在几十年收取的高漫游费过程中已经被稀释,后续的边际成本(包含对相关网络设备的维护)比较小。同时对于京津冀三地来说,其经济发展水平和消费水平基本相当,各项成本的差异化并不十分明显,因而在三地范围内实现通信一体化不会造成明显不公平。相反降低并直至取消“两费”势必提高三地间通话量等数据传输,促进电信业务量增加。

三地消协表示,电信企业在京津冀地区取消“两费”从技术上可以实现。以漫游为例,两地电信运营商完成手机用户的数据信息交换,用户即可实现漫游,且信息交换完成后,漫游通话时也无需进行额外的数据传输。由此可见,对于同一个运营企业之间的长途和漫游费用实际是企业之间的内部交易,是人为设置的“技术障碍”,而不是客观存在的技术难题,用户所缴纳的漫游费更多是支付了企业之间进行复杂的网间结算的会计成本,因而电信运营企业在长途漫游的资费上仍有下降空间。

北京市消协相关负责人上午表示,逐步降低并直至取消京津冀地区“两费”,表面上对电信行业企业利润造成影响,但实际上,伴随4g时代以及互联网ott业务的不断涌现,新技术、新业务的开展,使流量时代成为电信运营企业新的收入增长点。特别是微信、易信等业务对传统话音业务的冲击,使得传统意义上的电信业务已经不能创造足够的利润支撑整个行业的发展。电信企业必然不能再固守传统业务,而必须向流量经营和打造以互联网业务为主的移动数据业务上转移。因此,逐步降低并直至取消“两费”不仅对电信企业的整体利润影响越来越小,反而有利于挽留因跨区域通信成本过高而造成的消费群体的流失。

点击排行

推荐新闻